[返回门户]
最近更新: ·中心在京举办“养老与健康”高层论坛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理论研究理论研究
多路资本竞相追捧 数万亿养老蛋糕的诱惑与痛点

>>发布时间 [2015-12-4]

 

多路资本竞相追捧 数万亿养老蛋糕的诱惑与痛点

 

    “亿级人口”、“万亿市场”、“早期市场”……对于规模庞大,又嗅觉灵敏的各路资本而言,只要满足上述任何一项条件,其潜在的投资回报都具备十足的想象空间。
  来自全国老龄委的一组数据显示,2015年-2035年我国的老年人口将从2.12亿增加到4.18亿,年均增长1000万人左右,并预计老年人口市场消费规模将在2020年、2030年、2040年分别达到3.3万亿元、8.6万亿元和17.5万亿元。
  “随着相对富裕的婴儿潮一代变老,中国的养老产业,特别是高端养老产业将迎来类似过去10年地产业的爆发式增长!”不久前,中泰证券研究员罗文波在发给机构一份研报中如此笃定地判断。
  与数万亿蛮荒待垦的养老产业对比鲜明的是,在连续数轮央行“双降”后,国内数十万亿资金正面临空前的“资产配置荒”的考验。不过,看似令资本垂涎的养老产业,也面临专业人才缺口、盈利模式模糊等“行业痛点”。
  上证报记者调查发现,来自险资、信托、房企、上市公司,甚至来自山西、江浙的民间资本都对数万亿养老蛋糕虎视眈眈,但即便实力雄厚的大资本而言,大多数仍处于跑马圈地的“尝试阶段”,如何“下口”和消化仍有较长的路要走。
  “富人变老”催生万亿市场
  人数最多,且同时享受改革开放、房地产黄金十年两轮财富红利的高净值人群一代的老去,与当前老年人财富及消费偏低的现状形成明显预期差
  陈汉元,中央电视台前副台长,《话说长江》等多部知名影视作品编剧,在2005年被诊断出患帕金森症后,一直“居家养老”。
  “只有一个孩子”是包括陈汉元在内的许多人面临的共同现实。陈汉元现年80岁高龄,女儿大学一毕业就出国了,现在也50多了。每逢越洋电话过来,陈汉元只是“报喜不报忧”。因为,报忧又能怎样?
  “人老了都是孤独的,走这条路(住进养老社区)是迫不得已的。”陈汉元说,过去老人都是在家里度过晚年,现在出现了养老院、养老社区,就走上了这条路了。不过,住在养老社区,想结识新的朋友也没有那么容易。
  促使陈汉元夫妇最终入住养老社区源于一次小意外。陈汉元坦诚他最重的时候160斤,一次他不小心摔倒在地上,老伴没力气扶起来,只好让他在地上多趟一会,直到120姗姗赶来。
  来到养老社区就不出问题了?答案是否定的。10月18日,吃完早饭后,陈汉元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他老伴怎么叫他也没有用,正好屋里面有一个紧急呼救器,绳子一拉,大夫、护士马上都来了……
  陈汉元只是众多入住泰康之家·燕园养老社区普通一员。11月28日,泰康人寿投资的首个二级老年专科医院——泰康燕园康复医院在位于北京昌平的泰康之家·燕园养老社区落成。
  实际上,这仅是泰康布局全国养老社区的“七城战略”的一部分。据上证报记者获悉,目前泰康已在北上广等七个一线城市布局养老社区,未来5-8年预计将在养老领域再投1000亿元。
  来自全国老龄委的一组数据显示,到2020年我国老年人口市场消费规模会达到3.3万亿,到2030年将近8.6万亿,2040年该消费规模会达到17.5万亿。
  业界认为,中国的养老产业尤其是高端养老产业,将迎来类似过去10年地产业的爆发式增长,而巨大的养老产业市场也吸引众多国内外资本扎堆投入。
  上证报记者统计发现,目前几乎大中型保险公司,都涉足养老产业。包括中国人寿、中国人保、中国平安、新华保险、中国太平、合众人寿、阳光保险、泰康保险等在内的保险企业,已经分别设立了相关分支机构,并已开始在全国布局。
  缘何各路资本集体看好养老市场?来自政策层面的“东风”功不可没。11月1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结合,更好保障老有所医、老有所养。今年更早些时,民政部联合十部委发布《关于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养老服务业发展的实施意见》,对民间资本参与养老产业给予相应政策优惠。
  “人数最多,且同时享受改革开放、房地产黄金十年两轮财富红利的高净值人群一代的老去,与当前老年人财富及消费偏低的现状形成明显预期差,这都带来养老产业的巨大增量蛋糕。”在接受记者专访时,中泰证券研究员罗文波表示,他看好“十三五”期间养老产业爆发的核心原因,正源于“富人变老”。
  资本的超级蛋糕“切割术”
  希望分食数万亿养老蛋糕的资本远不止险资,信托基金、VC\PE、房地产商、上市公司,甚至来自山西、江浙的民间资本都“虎视眈眈”
  如果将规模数万亿的养老市场比作一个“超级蛋糕”,那么觊觎这一市场的险资、房企、上市公司以及各路民间资本,则被视作争相分羹的“食客”,这一蛋糕如何切割?又如何“下口”与“消化”?其实大有学问。
  高调涉足养老社区市场的泰康人寿,更像是下一盘全国布局的大棋——他们目前在建的养老社区有七个: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成都、南京、苏州,纵跨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地,到2018年这七个社区工程将全部面向市场。
  “基本的模式会复制燕园,是老年康复医疗和养老社区这样一个医养相结合、大型文化设施、体育运动设施的结合体。”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泰康人寿副总裁兼泰康之家CEO刘挺军透露,养老社区只是第一步,医养结合才能形成合力。
  泰康的“养老社区”只是险资涉足养老市场的冰山一角。上证报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各家保险公司纷纷在医养、健康领域大展拳脚,如中国人寿提出“大资管、大健康、大养老”的发展战略,中国平安提出“万家诊所”计划。
  4月21日,平安旗下首款互联网健康管理产品“平安好医生”APP产品正式上线。平安方面表示,将全面探索“健康管理+保险”的新模式,并表示,在未来10年,平安集团计划在全国设立1万家诊所。
  6月23日,中国保监会正式批准阳光人寿投资控股阳光融和医院,成为险企投资成立医院的首个案例。在此之前,中国人寿拟斥资近17.5亿港元投资康健医疗。投资完成后,中国人寿将持有后者24.59%股权,为其第一大股东。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新华保险斥资5亿元全资成立了新华卓越健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阳光保险投资建设大型综合型医院;中英人寿整合春雨医生、慈铭体检等搭建健康管理平台,人保健康着手筹建健康管理公司……
  事实上,希望分食数万亿养老蛋糕的资本远不止上述“险资”,上证报记者调查发现,信托基金、VC\PE、房地产商、上市公司,甚至来自山西、江浙的民间资本都对数万亿养老蛋糕充满觊觎。
  在此前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北京信托总经理王晓龙曾透露,他们在北京怀柔因地制宜改造养老社区。同时,他们在北京、四川、江苏等地,也都做了不少土地信托的试点,来帮农民管理包括闲置土地在内的财产。
  “等我退休了,就在上海开家养老院。”若干年前,一位房地产大佬曾放言称。当时,所谓养老概念尚未兴起,但眼下,房地产企业进军养老地产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包括万科、保利、金地等众多一线房企齐齐瞄准养老地产。
  在业内人士看来,上市房企之所以纷纷涉足养老地产,也是传统商品房过剩后的无奈转型之选,而随着老龄化时代的到来,未来十年养老地产板块的发展规模或呈几何倍数扩大,并成为房企的全新核心业务增长点。
  “最近几年,我发现一个明显的变化,朋友们私下找我买房子要折扣的少了,让我在星堡帮老人找几个床位的越来越多。”谈及近期缘何打通地产、医疗和保险资源做养老的缘由,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如是解释。
  与传统房企、药企及险资布局养老、健康产业不同,郭广昌称复星的优势是旗下已经拥有了运营多年的保险、地产及医疗等相关产业,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打通”甚至嫁接复星旗下更多产业资源。
  从房地产主业到跨界至包括养老在内的大健康产业,复星集团CEO梁信军的观点颇具代表性——在未来几年后者甚至会超过房地产,成为中国的第一大行业,而他们旗下的地产平台则成为整合内外部资源的重要载体。
  与险资、信托、房企等机构将此作为资产配置标的不同,VC\PE、民间资本觊觎养老市场则有更强的主动性——后者在投资参与形式、投资回报预期等方面,有着更为明确的目标,他们更关注投资能否带来盈利上的短期“爆点”。
  上证报记者在太原、邯郸等地调查时发现,由于当地传统支柱产业煤炭、钢铁不振,很多借此发家的老板都在寻找新的投资方向,他们多少有点资金,但又不敢贸然出兵,而养老、电影等为数不多的产业则是他们眼下转型的集中所指。
  在一次私下交流时,一位来自邯郸民企老板曾向记者表露他想涉足养老社区的想法。“趁着现在农村的土地便宜,准备盘块地,做养老社区,即便做养老赚不了钱,将来地价增值也是块不小的收益。”他说。
  养老市场的超级蛋糕,也让不少VC\PE及创业公司垂涎三尺。例如打通居家养老服务与社区医护人员的“陪爸妈”,还有通过“云+端”实现健康管理的“麦麦养老”,都在今年获得了知名PE\VC的投资或跟投。
  痛点之下如何“下口”?
  相比房地产行业,养老产业并不是高回报产业,如果运营做得不好,很多资本介入后有可能没法赚到钱
  尽管面对数万亿蛮荒待垦的养老产业,来自险资、信托、房企等各路资本都对其青睐有加,但这块看似令人垂涎的“超级蛋糕”并不好“下口”,因为后者仍面临专业人才缺口、盈利模式模糊等行业痛点。
  “指望养老社区暴利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谈及投资回报话题,泰康人寿副总裁兼泰康之家CEO刘挺军的回答直截了当。
  在刘挺军看来,现在他们仍处于“摸着石头过河”阶段,最终形成什么样的盈利模式,仍有待实践。据他透露,他们目前正在探索研发一些全科医疗和老年医疗的保险产品,特别是基于远程医疗基础之上的产品。
  与来自险资的刘挺军谨慎不谋而合,复星集团旗下的星堡董事总经理陈煜宇也直言养老产业的资金回报问题——“相比房地产行业,养老产业并不是高回报产业,如果运营做得不好,很多资本介入后有可能没法赚到钱!”
  在业内人士看来,即使在国外成熟的地区,养老社区的投资回报期都要在5至7年甚至更长,但在中国,很多开发商还只是把开发养老地产作为一种营销噱头,真正的目的仍是出售物业。
  对此,陈煜宇似乎已经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养老产业是要做20至30年的事,普通基金只有3至5年,很难对这一产业提供资金上的足够支持,上市是最好的发展出路。”他称。
  一个拥有“亿级人口”、“万亿市场”、“早期市场”的超级产业,原本是各路投资方视为最具想象空间的行业,却缘何被涉足其中的先行者视作一个“烫手的山芋”?恐怕这与医药行业痛点密切有关。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北京吉利大学健康产业学院院长乌丹星表示,目前中国养老产业存在三大瓶颈——首先是投资的进入和退出机制不清楚,所以大家都在观望,如果金融市场不开放,资本不愿意进入;其次是模式问题,做养老健康的企业多在亏损,缺乏成熟的盈利模式。投入的资金受到政策和机制的制约,同时要对接很多的部门;第三是人才问题,从事养老健康的一定是专业人士,而现行体制下公立医院的医生很难招进来。
  除了退出不畅、盈利模式、人才缺口等行业痛点,一个更值得关注之处是,资本涉足养老社区也是地产、养老、健康、医疗等关联行业集成的全新尝试,需要在政策的支持、经营理念、业务模式、监管配套等有进一步的完善。
  而目前的现实是,虽然国家层面上出台了系列相关政策,但是在土地供应、资金补助、税费减免政策上,不少地方却缺乏相应配套机制,最终使得政策落地困难,这些都使得商业养老成本居高不下,不利于竞争力的提升。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欧美发达国家,养老社区亦是一个涉及较多产业链的复杂行业,除硬件设施营造外,还包含老年教育、医疗护理等方面,因为养老社区的核心竞争力并不是开发能力和投资能力,而是服务和管理能力。借鉴其发展轨迹,对当下中国的养老产业发展不无裨益。
  在与养老产业亲密接触后,陈煜宇感慨,养老作为一个全新的行业,从业人员也需要全新的、长期稳定、持续的培训,才能更好地服务更多老人,而如何向老人传达优质养老生活方式理念并得到理解和接受,也是现阶段面临的挑战之一。(来源:中国证券网)

打印